mathyBunny

trying not to fail my life

[周叶]爱是一切的答案(生贺,一发完)

11.24小周生贺

love is the solution to everything

爱是一切的答案

-[数学之美]番外,设定发生于第七赛季周叶交往后。

预警:PG-13

-全文4500字/词,开车500词,剩下废话和学术各占一半

-不想上车的,看到中文部分结束就可以跳过啦

“枪王!枪王!枪王……”在粉丝依依不舍的欢呼中,周泽楷微笑着退场离开。他的脸上还糊着点奶油,是切蛋糕的粉丝互动环节沾上的。今天是他的生日,轮回战队为他开了生日会,邀请粉丝们一同参加庆祝。

他搞不懂战队为什么现在就要这样包装他,甚至粉丝生日会——这听起来更像是偶像明星会做的事。还没有拿到冠军时,这些花哨的活动只会使他成为众矢之的。不过他倒不排斥公司的决议,不论大小活动都挂着完美微笑参加。他暗自觉得只要自己足够努力拿到冠军后,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厚积薄发的人气也会达到顶峰,这恰是与他的目标相合的。

前辈……应该还在忙战队的事吧?队伍里那么些麻烦的人物,真是难为他还要分神对付这些不擅长的人情世故。也不知道他最近有没有时间研究李代数。周泽楷掬起一捧水,洗掉脸上的奶油,失神地想着。

前辈应该是太忙了,所以才忘记我的生日了?尽管给叶修找了个合适的借口,周泽楷还是忍不住难过。他像只迷茫的小狗一样左右甩了甩脸,带出一串水珠,然后把手在脸上胡乱蹭干,伸手去衣袋里拿今天查看了无数次的手机。果然还是没有消息。

他垂下眼帘。尽管知道前辈很忙,但要说完全没期待是假的。他不死心地把手机铃音开到最大,然后怔愣愣地盯着屏幕发呆,仿佛能从屏幕里活生生看出个叶修来。

他的思绪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手机屏幕也挣扎了一下,灭了。就在这时,R2D2的铃音突兀地响起,在不大的洗手间里激起阵阵回音,听着有些刺耳。R2D2是周泽楷学Gazebo时建模的第一个机器人,他教叶修写urdf文件时便也用这个小机器人作例子。那时两人刚交往不久,还处于做什么都新奇的热恋期,都想把自己渗透进对方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于是叶修自作主张用他的手机给自己设定了这个独特的短信提示音。 周泽楷突然回过神来,差点摔了手机,连忙手忙脚乱点开短信。

“我亲爱的小周,生日快乐!你是不是正在埋怨我没有给你生日祝福,是不是以为我忘了你的生日?你居然这样怀疑我,真是太伤我心了,哥明明是想给你个惊喜!”周泽楷读到这里,有些心虚。他懊恼地想,自己怎么能怀疑前辈忘了自己的生日呢,前辈明明是那么好,那么温柔的人……紧接着他读到了下一句,“好吧,我承认,其实……我确实是忘记发短信给你了。”

周泽楷委屈得头发都耷拉下来了,隔着屏幕他都能想象得到前辈叼着烟冲他笑的样子——不对,不能叼着烟,他答应了要戒烟的。周泽楷和自己脑袋里的小人作着激烈的斗争,试图把自己幻想中的叶修嘴里那根烟去掉。

“哎,别难过呀,虽然忘记发短信了,不过哥给你准备了惊喜是真的。来玩个有奖scavenger hunt*怎么样?赢了才能拿到礼物哟~”周泽楷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前辈确实给自己准备了惊喜,还因为他的好战因子被叶修激了起来。虽然前辈还在重拾各项知识的过程中,但毕竟是那么厉害的前辈……出的题一定很强。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才行。

“第一站先来个简单些的,给你热热身。去淮海路的Aimé Pâtisserie,报叶秋的名字。”又是一条短信提示,周泽楷迅速地回复了一个字“好”,就干劲满满地出发了。车开到一半,才后知后觉Aimé Pâtisserie这种小资情调十足的地方根本不是叶修的风格。谁知道呢,说不定叶修其实是个闷骚?

“先生您好,这是您的题目。解答出正确答案后,我将为您取来您订的蛋糕。”舟舟自从在这家法式甜品店打工,见了不少要求苛刻或性格古怪的有钱人,但都不如这次碰到的订单使她感兴趣。当穿着白衬衫大裤衩一脸慵懒的人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好不容易抑制住自己再三确认对方身份的念头。这位叶秋先生,说是和自己老板认识,才请老板帮忙给朋友一个生日惊喜。可真人虽然和老板给的照片上的商界精英长得一样,气质也差得太大了吧?对方倒没介意她的眼神,就从裤兜里掏出两张纸条,让她把上面的题目和通关信息誊写下来,等一个男人来店里后交给他解题。现在,这个让她好奇的男人终于站在了眼前,墨镜口罩捂得严严实实,也难掩轮廓的帅气。

周泽楷接过纸条。看见上面的题目时,他不禁挑了挑眉。说是热身,这一关未免也太简单了吧?竟然考的是逻辑推理。他有点赌气地发消息给叶修,“前辈小瞧我”。叶修回复得很快:“哪敢呀枪王大大,这不是才第一关嘛,等下有难题给你。”

说着题目简单,周泽楷还是认真读了一遍题。“神界众神都很好奇丘比特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但他们只能把范围缩小到以下十天:一月13,23,29,三月24,27,五月9,23,七月9,13,24。丘比特把生日的天数告诉了人界第二帅气的帅哥周泽楷,”周泽楷挑了挑眉,不禁好奇叶修心目中的第一帅哥是谁。

“把生日的月份告诉了人界第一帅哥叶修。”真相大白,周泽楷表情柔和下来,不自觉地露出一丝宠溺的微笑。“周泽楷和叶修见面后,叶修说,我不知道丘比特生日是什么时候,不过小周肯定也不知道。周泽楷说,哼,我本来也不知道,不过我现在知道了。”周泽楷拿着题目,不禁有点好笑,原来叶修心目中期待他的说话语气是这样的?下次倒可以试试。

“叶修说,那我现在也知道了。那么,聪明的周泽楷小朋友,丘比特的生日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嗯……“叶修”起初不知道丘比特的生日,因为每个月份中都有至少两个日期可供选择。“叶修”知道“周泽楷”也不知道丘比特的生日,说明在这个月的备选日期中,每个天数也存在于至少两个月份的备选中,这样就把范围缩小到了五月和七月。周泽楷一边理着思路,一边猜测叶修会选什么日期作为答案。

然后,“周泽楷”得到这个信息,推理出了丘比特的生日,说明“周泽楷”所知道的天数对应的两个月份分别属于或不属于这个备选集合,那么天数的范围便缩小至了13,23,24。结合这个信息“叶修”也推理出了丘比特的生日,说明在该月中备选天数只有一个。那么答案就是——

“五月二十三日。”周泽楷捂住了自己泛红的脸,这时他倒想不起来埋怨题目简单了。他从来不知道叶修也如此会搞浪漫,将两人初见的日期作为答案。2018年的机器人顶会ICRA在澳大利亚举行,他有幸凭借一篇有关多节游泳机器人的步态仿生设计的论文参与会议,正是在那里,他第一次面对面地见到了这位从学术界一直到荣耀游戏界都是他偶像的前辈,叶修。尽管初次见面闹出过不少误会,他现在回忆起当初还是很庆幸有那次相遇。

舟舟确认答案正确后,将客人特别订制的蛋糕连同华丽的包装一起递给了这位隔着口罩都能看出害羞得脸通红的奇怪帅哥。她清了清嗓子:“嗯,这里说要得到下一关的信息,还需要您解一道题……已知荣耀职业联盟里2000年出生的人有八十四个,求他们中有两人生日在同一天的精确概率?请用科学计数法表示。”

“呃……接近1?”一眼看出这道题的答案是1减去84的阶乘除以366的84次方,周泽楷可不觉得叶修是想考他的口算能力,“有计算器吗?”

“回答……正确。正确答案就是索要计算器。”舟舟有些惊讶,居然真的像标准答案说的一样索要计算器?有钱人的套路真是神奇,“下一关请您去位于莘庄的企鹅网咖,前台会有进一步的指示。”

就这么通过第一关了?周泽楷稀里糊涂地提着蛋糕上了车,才反应过来叶修是在闹别扭,怪他把家里的画图计算器带去战队了吗……回去多买几个好了,客厅放一个,卧室放一个,书房放一个,厕所也要放一个,让前辈随时随地有了灵感都能有计算器用。他美滋滋地盘算着,简直想立刻下订单。

企鹅网咖,又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周泽楷带着自己写码用的Mac Pro刚回国时,还没有钱买配置高能插读卡器的游戏电脑,就窝在网咖里打打荣耀写写码。他和叶修的第一次线下切磋,也是在这里进行的。他目不斜视地路过网咖老板,径直走进去,假装没有看见老板穿着的文化衫上写着大大的“A区42座”。

插卡登陆一气呵成,周泽楷看到了熟悉的界面……训练软件?不对,虽然做得很像,但这个应该是叶修用python pi game自己写出来的,没有打包安装,也不知道他怎么解决的延迟问题。他试探地进入一局,不到五秒就死了出来。周泽楷不禁嘴角抽搐,即使只有短短五秒,也足够让他判断出题目了。非欧平面。竟然是非欧平面。

顾名思义,非欧平面就是指不遵守欧几里得几何原本中第五公设的平面,通常情况下包括双曲面的罗巴切夫斯基平面,椭球的黎曼平面,或……在不同位置曲率时正时负的任意平面。周泽楷咬牙切齿地想,叶修最好有节操一点,不要把曲率设定成坐标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函数,否则真是成心不让他拿到生日礼物了。他气鼓鼓地重新点进软件,又花了十秒死了出来。

在非欧平面里,职业选手引以为豪的直觉和判断力毫无用处。但好在周泽楷曾经历过一段靠飞速计算坐标打比赛的耗脑日子,他很快适应了新的训练软件……并没有。

叶修的节操虽然存在,但显然没有周泽楷想象得那么多。周泽楷死了几十次,才确认地图上的曲率为正,boss领域范围内曲率为负。他又付出了百来次的生命代价,得到了“领域外曲率以地图中心为中心,领域内曲率以boss为中心呈距离的平方反比”这一规律的猜想。

至少领域内的曲率没有叠加,前辈还是爱我的,不忍心让我耗费太多脑细胞。周泽楷苦中作乐地安慰自己。他打起精神,再次点开软件。既然已经知道了曲率的规律,成败在此一举……荣耀!熟悉的界面在眼前展开,周泽楷长出一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集中注意力计算太久,脑壳都有点疼了。

屏幕上的图像闪了闪,变成了贴心的文字:“恭喜通过第二关!蛋糕的包装最外层装着眼药水和护手霜,要先好好放松哦,等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第三关,也是最后一关的地点就在我们家的客厅,准备好了就早点回家吧!”周泽楷微笑着看着这段文字,感觉胸口慢慢地吹起一个气球,满溢着鼓胀的爱和快乐,把他撑得轻飘飘的,好像随时能飞到天上去。

砰,这个气球破了。周泽楷失落地坐在客厅,表情沮丧可怜兮兮像只被抢了到嘴骨头的大金毛。就在刚才,他进了房门,收到了最后一关的题目。相比简单的第一关和难度变态的第二关,最后一关的题目只有一句话:“生日快乐!或许,你听说过birthday attack*?试试破解SHA-256!”

前辈……前辈为什么要给我一个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难道前辈一开始就没打算给我生日惊喜吗……周泽楷的思维一路跑偏,他难过地瘪瘪嘴,简直要哭出来了。希望近在咫尺又突然破灭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现在体会到,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好受。

“小周你傻呀。”周泽楷一愣,在他身后叹气的是一个本该还在杭州训练的前辈,话里带着淡淡的无奈,“我怎么会真的让你去破解SHA-256?你没看到,蛋糕盒子上写着 Love is the solution to everything (爱是一切的答案)吗。”

Zhou Zekai didn’t even bother ask why he was there, the ecstasy of reunion with his love overwhelmed all his curiosity. Even before he realized what he was doing, both men somehow moved into the studying lounge and lay on the bean bags naked, attacking each other boisterously with their lips.

“Indeed a surprise. My best worst birthday surprise ever.” Zhou took a rest from the kiss, murmured next to Ye’s ear. Ye pretended to feel hurt, joking: “C’mon, suck it up. I prepared a lifetime for this scavenger hunt, and you simply call it best worst?”

Zhou ignored his provocation. He has a thousand ways to shut him up, talking is the last way he would choose. It took him a while to recall where he put the lubricant before. Ye haven’t been in this apartment for so long that he’s not even sure if there’s still lubricant and con ][ dom that’s not expired yet. Luckily he found some inside a bean bag—don’t ask him why such things would appear inside a bean bag, he’s absolutely innocent.

Ye Xiu whimpered a little bit when Zhou managed to thrust a finger into his body. “Relax.” He tried to comfort Ye. Even with the help of lubricant, such a long time without sex makes his body instinctively unfriendly to intruders. But just in a few minutes, when his body regained the previous experience, he started to greedily embrace the fingers that go in and out the narrow pass. When Zhou’s finger touched a certain area, Ye couldn’t help curling up his body and let out a sharp yelp. That is the spot, Zhou knows. His talent as e-sport player gives him perfect accuracy to reach the point every strike, it’s such pleasure to see his love enjoying himself. Now he’s totally pink and beautiful. Zhou gently kissed away Ye’s tear of joy, and pulled out his finger.

Before he realized the feeling of thirst after the fingers left, Ye startled when he felt the huge thing at the entrance of his body to take place of the fingers. “Is it just delusion or is your ]pe [] nis[ actually even larger than before?” Zhou didn’t answer, he isn’t the type who talks a lot on the bed, but his inconcealable smile shows he’s obviously flattered by Ye’s words.

He didn’t give Ye much time to compare his co ][ ck with before. In fact, Ye couldn’t think of anything when he started moaning and trembling with the movement of Zhou’s body pressed against his. This feeling is so familiar—yet so dear, since he missed it for so long time. As before, he just let the younger man have the control of his whole body, and try not to drown in the eternal happiness. After a stream of protein hit on his inside softness, he couldn’t help screaming and also cu ][ mmed, fell asleep in his love’s hug, spiritually and materially satisfied.

“小周,趁生日还没过,去把蛋糕切了吃点吧。”叶修喝了一口周泽楷倒好放在床头的蜂蜜糖桂花茶,嗓子还有点沙哑。周泽楷嗯了一声,去拆蛋糕包装。他小心翼翼地剪开包装,悄悄把“Love is the solution to everything”的字样收藏了起来。

暖黄的灯光下,微笑的帅气男人端着两盘蛋糕走向叶修,好像他们已经一起生活了很久,还将一直这样平淡地生活下去。


注释:

scavenger hunt:一种很流行的游戏,大概是根据指示在一定范围内到处跑,收集指令,集齐东西做任务。

birthday attack: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总之这个题目是即使天才也决不可能在一天内搞定的,需要指数级的运算量。一旦破解,则整个网络的加密方式都要改变。

Reference:

[1]scavenger hunt的第一关第一个问题脱胎于著名的Cheryl’s Birthday Problem,来源新加坡及亚洲学校奥数竞赛。

##########

很开心这次注释超级短!小周生快啦~蛋糕好吃吗^ ^

[周叶]数学之美 2

自娱自乐产物,如第一次阅读本文请首先仔细阅读[预警]。

请首先仔细阅读预警。

请首先仔细阅读预警。

请首先仔细阅读预警。

----------

Chapter2 少年意气


叶修与周泽楷在一起后很久才知道,小周认识并崇拜他的时间比他想象的还要长许多。他打趣说小周看上他是对他蓄谋已久,周泽楷也不反驳,抱着他笑得一脸温柔。一旁原本准备为枪王大大抱不平,嘲讽一下叶修的兴欣众人直呼被闪瞎了眼,纷纷作鸟兽散,留下两个人单独腻歪。


故事始于2015年的暑假。高一升高二的周泽楷课业压力不重,又不愿顶着炙热的烈日出门,便每天窝在家打游戏。他的steam账号里孤零零的只有两个游戏,一个是MHRD,小众的从与或非门*开始搭建CPU的书呆游戏;另一个则是EVE online,同样玩家不算太多但都是死忠的星战游戏。在高中男孩子之间很火的英雄联盟,荣耀之类的游戏他倒从不玩,前者是尝试后觉得没什么兴趣,后者则是因为懒得买读卡器,所以即使有些兴趣也从未尝试。毕竟他不需要通过游戏来和同龄人建立共同语言——人们对美好的事物总是特别宽容,长着这样一张脸,还有不错的成绩和无害的性格,他从不用担心交不到朋友。


虽然花在游戏上的时间不少,周泽楷倒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差生。相反,他的成绩往往是班级第二名——第一名的班长在年级上都是不出前三的,总分要比他领先上十几分。他倒没什么胜负心,万年老二也挺满足,毕竟排名越靠前提分越难。他没心思认真钻研刻苦刷题来提高那么点成绩,整天优哉游哉,打打球看看书。


时间在键盘的敲击声中一天天过去,正式的暑假还没过半,竞赛班却快开学了。周泽楷就读的高中在高考的升学体系下也算是一股清流,尽管师资生源都强得离谱,依旧坚持平行分班,只给年级前两百名在课外强制补习竞赛内容。说是补习,讲的内容较课内更有趣,上课气氛也轻松。周泽楷每次补习都听得津津有味,下课却秉承自己一向的风格,疏懒不做练习,第一年去参加数学和物理的联赛也混了个三等奖。


竞赛班开课的前一天,周泽楷登出了游戏。他心里暗自感慨暑假结束得匆忙,同时也有些庆幸,再这样整天玩下去,游戏都要玩腻了。他整理好书包,翻出落灰一整个月的书,本想提前预习一下,习惯使然又坐在了电脑前。


不能这样。玩游戏只能做个消遣,这快要开学,上瘾了可不行。周泽楷暗自心惊。他硬生生地抑制住再次点开游戏的欲望,随手在地址栏输入“数学竞赛”,点击搜索。


搜索结果第一条是一个论坛。周泽楷一目十行地浏览着里面的内容,无非是些好题共享,求思路,求解答之类的。他点进一个历年IMO*国家队成绩集合的帖子,无所事事地看着。中国队在数学竞赛向来是强项。国家队每年派出的六名选手,大多时候都是全部金牌。而在千篇一律的战绩中,2011年出战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队伍尤其亮眼。


“叶修。”周泽楷也被这一年的战队名单吸引了。他呆呆地看着第一行的名字,不自觉地念了出来。紧跟在这个名字后的是括号里一行小字:就读于北京四中,参赛时年满14岁。


14岁……14岁?周泽楷有些发愣。他因故比同龄人提前上学,还常沾沾自喜,到高二时也要年满十四了。而这个叶修,十四岁时代表国家队参赛拿了IMO金牌?


他感觉心里有点发堵,鬼使神差地打开一个新网页,键入了叶修的名字。跳出来的结果倒是不少,却没有一个是与IMO参赛者叶修相关的。真是个大众的名字,周泽楷吐槽,带着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孩子气的酸味。他重又键入“2011IMO国家队”,这才在报道中看到了国家队队员的合影。他一眼就认出了站在侧边的男孩,看起来比其他人都小,白白软软的,头发服帖地贴在头上。他显然是想躲着镜头却不慎入镜,但脸上神采飞扬的笑容藏也藏不住。


彼时叶修也是一个青涩少年。若是把当时满脸写着纯真的小叶修拽去第十赛季的联盟,就算把他戳在一众大神面前,单看外表也绝不会有人把他和那个没正形的心脏前辈联系在一起。然而,在这个案例中,外表显然是有欺骗性的。当时的小叶修虽然还没有战术大师,斗神等等一系列荣耀加身,却已经有了不是一天炼成的复杂脑洞;更糟糕的是,与之同在的还有中二少年未消磨掉的别扭性格。


“哎我说叶子啊,你还想着瞒住爸妈呢?这拿了冠军,国内一报道,大家肯定都知道了啊。”同队的学长大大咧咧地揽住叶修的肩膀,“这么重要的奖,他们一高兴啊,肯定就允许你玩游戏咯。”


“哦哦哦,好的好的好的。”叶修急得扭身捂住学长的嘴。这个学长大概是把天赋全部点在了数学上,情商绝对是负数。自从上次自己在集训营半梦半醒透露出搞竞赛是为了作为筹码换取玩游戏的机会,这个学长就总想与他讨论这件事,不管怎么和他解释这事不适合在公众场合宣扬,他就是不理解。这不,领队老师又怀疑地看向这边,给叶修惊出了一身冷汗。


正如学长所说,叶修参加数学竞赛的原因绝对说得上奇葩。他的小脑瓜不是一般的聪明,却偏偏热爱游戏,美其名曰要成为真正高级的游戏玩家不仅考验智商情商,还要反应力和心理等等都素质过硬,也不知有几分是真的。可由于家庭背景的种种复杂原因,叶修的父母对他的生活起居不甚关心,同时又对他的前途寄予厚望。打游戏这种事情,在这样的家庭自然是明令禁止的。叶修便想了这么个法子,完成项有挑战性的任务,最好还是为国争光的——他那老爹最看重这个,来以此交换打游戏的权利。


从零开始拾起数学竞赛谈何容易,何况叶修还没有老师的指导,只能靠自己啃书看公开课。可他从小就是个一根筋不服输的倔性子,一套套旧版数学小丛书,新版蓝皮书,红皮书,命题人系列,初等数学周刊,还有浙大的平几,联赛和IMO的真题,不分昼夜地这样刷下来,再加上各种竞赛讨论群里不懂就问,以他对数学的悟性竟真的一步步磕磕绊绊从省赛,冬令营,走到了国家集训队,直到最终参赛。


起初叶修确实是单纯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的能力才开始学习竞赛的,但最终支撑他走完几百个日日夜夜的是他发现自己对数学的热爱。在竞赛试场上做题纵笔为戈的快感,和在游戏战场上拼杀快意江湖的乐趣渐渐重合。没有游戏的日子里,他与数字符号和图形厮杀,以新锐思路为矛逻辑推导为盾,浴血推进自己的胜利。他回忆起最初玩游戏时,被求胜欲支配的,也是理智推演和逻辑思考造就的热血,才发觉自己一直崇敬着数学的美。


我必须攀登一百个阶梯,但无人甘当一个梯级*。数学注定只能是少数人的游戏,因为只有赢者才能体会到它的乐趣。而叶修恰恰是最为造物眷顾的一类。


拿到金牌,他告诉自己。既然父母认可这个金牌,这也恰恰是自己所热爱的事业,那就拼一个金牌回来吧。不仅是为了游戏,更是为了热爱……为了数学的荣耀。






[注释]

与或非门:一个顶点均为逻辑门的不循环有向图叫做boolean circuit。通常认为有五种逻辑门:输入门,一个可取值0或1的是否变量;常量门,0或1;AND gate,与门,当且仅当输入的两个常量均为1时输出1;OR gate,或门,当且仅当输入的两个常量存在1时输出1;NOT gate,非门,当且仅当输入值为0时输出1。计算机芯片实质上是许多逻辑门的并串联,通过电流的开闭表示1或0,来输入输出信息。

IMO:国际数学奥赛。文中的设定不要轻信,叶修14岁金牌根本不足以吸引眼球,其实每年国家队都有一两个13,14岁的,还有连续几年拿金牌的,都是神童(//w\\)

我必须攀登一百个阶梯,但无人甘当一个梯级:出自尼采,快乐的科学。初中读的,感觉非常符合这里的中二气息(//w\\)


##########

这章的名字很有意思。少年意气,可以是意气风发,也可以是意气用事。多数大概是两者兼有。这是两人成长的一个转折点,中二点说,有种命运的齿轮被推动的感觉。


前面几章依旧是慢慢交代背景。阅读愉快^ ^


刚查资料发现,超能陆战队的那个大白,居然灵感来源是我们学校RI一个实验室做的机器人……我就说A层怎么放了那么多大白的模型hhh

[周叶]数学之美 1

自娱自乐产物,如第一次阅读本文请首先仔细阅读[预警]。

请首先仔细阅读预警。

请首先仔细阅读预警。

请首先仔细阅读预警。

----------

Chapter1 退役


“我完成了。”周泽楷定定地看向经理,深黑色的眼珠显得有些过分冷静。他的唇抿成一条线,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退役。”他平淡地接着叙述,声线毫无波动,仿佛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我要去野营吃烤鸡屁股”一样理所当然。


经理显然还沉浸在十二赛季轮回卫冕夺冠的喜悦中,没回过神。听到周泽楷的话,他困惑地张了张嘴,脸上的表情定格在半挑眉毛的茫然笑容,显得有些滑稽。尽管周泽楷表述得很明确,他还是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像往常一样,理解错了自家寡言队长的意思。


周泽楷无奈地意识到,经理的思路已经不知道发散到了哪个星球。他只得出言提醒:“退役,三年前说好的。”


三年前,在第十赛季即将开始时,周泽楷曾找上经理。他和经理约定,如果赢下与兴欣的决赛,则就此退役,若是输了,就再打两年,为轮回再拼两个冠军,然后退役。当时经理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哪件事情更值得吐槽,是周泽楷赛季之初就笃定最终决赛将在兴欣与轮回间展开,还是周泽楷在风头正盛时退役的决定。他只当队长是在开玩笑,敷衍几句就送走了他,哪怕周泽楷这三个字和玩笑怎么也扯不上关系。即使最终决赛真的输给了兴欣,他也没多想,只顾着安慰战队成员和粉丝。他们的队长总是让人放心的。


在周泽楷的提醒下,经理显然也回忆起了这件事。当时本以为随口一说的约定,之后也没有再提,周泽楷竟真的认真做到了,并干脆利落地决定在状态全无下滑时退出。一墙之隔,战队和工作人员的庆祝声依旧隐隐约约地传来,却像是来自遥远的另一个世界。经理有点恍惚,他看着枪王一如既往温柔帅气的脸,往日使人安心的冷静表情现在看来倒透着些冷淡的意味。他不禁有些埋怨对方理智得不近人情。


周泽楷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冷静,毕竟是自己奋斗了近十年的赛场,与战队的兄弟们情同袍泽,这些年的感情于他也是没那么容易割舍的。但他自当年选择退学回国进入电竞职业以来就一直是个理智的现实主义者,一心坚定追求自己的目标,自然不会为这点情感牵绊,何况是早已做好的决定。他没再说话,只是继续专注地看着经理,眼中的意味不容拒绝。


确认合同没什么问题后,和经理说过再见,周泽楷目不斜视地一路上了高铁,回到在北京的家。他没留下来参与任何庆祝活动,也没向任何队友告别。以后也不是见不到了,他想。平时消遣自然还是会上网游逛逛的,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回家,别让家里那位等急了。想起家里等着他的人,周泽楷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微笑,惊得邻座一直悄悄看他的女生忍不住捂住暴红的脸血槽清零。


他心急火燎地奔回家,在楼下看到属于自家的窗户透着暖黄的灯,突然就安心下来,放慢了脚步。开门后,一股浓烈的泡面味道扑面而来。周泽楷不禁皱了皱眉,显然自己远程订的外卖并不能满足叶修的胃口,半夜馋了的叶修还是抵挡不住垃圾食品的诱惑。


来日方长。周泽楷心说。他并不担心叶修戒不掉泡面,连含致瘾物质的香烟自己都能监督叶修完全戒掉,垃圾食品也只是时间问题。他信心满满,又忍不住心软地想,偶尔吃一顿泡面其实也是可以的,毕竟叶修那么喜欢。不过自己要好好给他煮泡面,加些菜,煮点鱼肉进去,再窝一个溏心蛋,不能让他自己拿开水随意一泡,多没营养。


“哟,枪王大大还不快换鞋,站那傻笑什么呢?”叶修颇具特色的嘲讽唤醒了沉浸在思绪中的周泽楷,他才发现自己还站在门口。他忍不住呆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笑得很傻吗?


叶修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小周又被自己的话哄住了。他不禁噗嗤乐了,这孩子哪都好,就是人太实在,明明智商那么高,每次在自己面前都呆傻呆傻的,用现在年轻人的词来讲就是蠢萌。要是让枪王大大的千万女友粉见到了,肯定都要眼冒红心秒变奶妈粉。


“行了行了,别摸了,还帅着呢。快过来听我给你讲讲我的进度,你不在的时候没人听我理思路,效率低了好多。”叶修半真半假地抱怨,伸手给周泽楷卸下背包,随手扔在客厅沙发上,把人牵进房间。


被拉进“书房”按着坐进豆子软垫*上,周泽楷才有些回过神来。这软垫是前几年刚搬进这套房子时,自己和叶修一起去挑的。叶修格外喜欢这些软垫,把它们放满了整个房间,总是懒洋洋地窝在里面没个正形。要不是周泽楷三令五申必须睡在床上,以免对脊椎不好,他简直能窝在软垫堆里不出来。即使现在,研究数学时他还是总喜欢躺在软垫上,美其名曰软垫赐予了他灵感。


事实上,这个所谓的书房里唯一的陈设也就是铺满整个地板的软垫。周围一圈墙壁刷了特制的漆,可以当作白板用,上面写满了一般人看着就头大的数学符号,字体却大多是懒洋洋的,不仔细看或许会被当作是小孩的随手涂鸦。软垫堆里不知何处还有两个小桌架,两人若是要用电脑跑什么模型,或是有兴致来一局荣耀竞技场,也可以直接在房间内解决。当初叶修要求这样陈设时,周泽楷还担心这样会助长他的宅属性,时间一长他自己也惫懒了,两个人在房间里不亦乐乎。


“在研究什么?”周泽楷问。他走的时候叶修似乎刚开始对理论计算机学产生了兴趣,抱着本Boaz Barak的理论计算机科学简介在啃。看墙角散落的书和打印资料的状况,想必是有一定的进展。


“这不还在熟悉这门学科嘛,”叶修摸摸鼻子,嘿嘿笑着,“不过就我目前形成的直觉来说,我想试着证明P不等于NP*。这个问题还挺有趣的,我读了些以前的论文,现在在考虑从VERTEX COVER问题*入手。相比3SAT*这样要求逻辑学的问题,图论对我来说还稍微直观一点。来来来,头骨君,这段时间我真是想死你了。你快听我说一下现在的思路。”


头骨君这个称呼始于两人一起看过的神探夏洛克。夏洛克破案时习惯对着一个头骨讲自己的发现,来帮助自己理顺思路。叶修将这个方法照搬过来,每次有新发现时对着小周把思路理一遍,果然对数学研究很有帮助,他便打趣称周泽楷为自己的头骨君。周泽楷抗议未果,也就随他去了,虽然内心一直期冀着一个更好听的昵称。


和叶修的半路出家不同,周泽楷在大学时是正经修过几门理论计算机科学的课的,其中一门主讲离散数学的基础课提到过不少P!=NP的相关知识,他也知道这个问题究竟有多难。他曾经读过上世纪Garey&Johnson的著作,Computers and Intractability,这书有半本都在列举各种已经被证明是NP Complete*的各种问题,但从没有人证出任何一个问题是或不是属于P。事实上,这个问题或许是七个千禧难题*中最难的一个,但叶修说要开始研究,他就相信叶修能做出些成绩。


他看着叶修的侧脸,听着这位无论在哪方面都算是前辈的人对他新接触的这个问题的见解,突然又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真好。回到家了,可以专心和前辈一起做研究,真好。



[注释]

豆子软垫:即bean bag,填充了小球的超大布包,躺上去会陷在里面,非常非常软。

P!=NP: P不等于NP。P指polynomial,是一切能在O(n**k)效率内得出结果的decision problem的集合。NP指nondeterministic polynomial, 通俗来讲指一切能在O(n**k)验证结果的问题集合。P和NP是否相等是理论计算机科学最基础的问题之一,至今没有定论。

VERTEX COVER:在一个给定的图G中,是否存在一个cardinality为k的顶点集合,使得每一个边所连接的两个顶点中都至少有一个在该集合中。该问题已被证明NP complete。

3SAT:在一个二进制数串中,每一位数代表一个是否常量。给定一个形式为多组三个是否变量用或连接形成的clause,再用与逻辑关系连接形成的逻辑变量,求问是否存在一个数串使得该变量输出为1。

NP Complete:通俗来讲,指处于集合NP中,同时比集合NP中任何其他问题都难的问题。如果证明了一个NP Complete的问题在或不在P,就相当于解决了P=NP。

千禧难题:Millennium Prize Problems,七个数学难题,解出每一道有一百万美元奖金。目前只有庞加莱猜想被俄国数学家证明,该数学家拒绝了奖金,并且也拒绝了菲尔兹奖。



##########

这篇确实是原著向,第一章读的时候因为私设太多而且是倒叙难免会有困惑,后面几章出来应该会好。祝阅读愉快。



[周叶]数学之美 0

重点:慢热!慢热!慢热!

没问题的话,预警以下:

Disclaimer:

-我不拥有周泽楷与叶修,全职高手人物与世界观设定属于原作者蝴蝶蓝。

-本文属虚构小说,包括但不限于新增的人物设定,故事情节,以及文中人物与现实人物产生的交集。

-文中涉及的相关知识,包括但不限于数学,物理,与机器人,均来源于阅读书本,论文,教授授课或mentor传授,经过自我整合理解的产物,如非特别注明在[reference]则不存在直接引用。如能回忆起该知识点来源,将附原文或地址于[扩展阅读]。

-我保留添加更多项disclaimer的权利。

Relationships:

-周叶。周泽楷(男性)/叶修(男性)

-暂无其他

Rating:适宜青少年及以上读者观看,如有分级内容的章节将再次预警。

Warnings:

-中学生作文水平的文笔,如有误用或歧义请多包涵。

-长篇。感情描写较缓慢,有较多趣味性较低的科普性叙述。

-原著背景,有较多\划重点{极其玛丽苏}的逆天私设。

-根据情节,性格有一定私设。

-世界观与时间线无改动,设定基本自洽。

-有全职高手原作中未出现的酱油路人出场,但均非主要人物。

-我保留添加更多项warning的权利。

CrossOver:酱油路人有来自三体的彩蛋与现实人物的借鉴。